博事达原创 | 解疑释惑“不起诉”

    近期,雷洋案中涉案五名执法人员玩忽职守罪由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引起公众的强烈质疑和不解,本篇文章就案涉中的不起诉决定,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我国刑事诉讼中的不起诉制度。


 
  一、不起诉的含义及类型


    不起诉是检察机关对刑事案件进行审查后,认为不具备起诉条件或不适宜提起公诉所作出的不将案件移送法院进行审判而终止诉讼的决定。
    在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四种不起诉类型:

    法定不起诉、酌定(相对)不起诉、存疑不起诉和附条件不起诉。

(一)法定不起诉

    法定不起诉的适用条件是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具有刑诉法第十五条规定之情形之一:
    1、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

    2、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

    3、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

    4、依照刑法告诉才处理的犯罪,没有告诉或者撤回告诉的;

    5、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

    6、其他法律规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

(二)酌定(相对)不起诉

    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酌定不起诉的适用条件是:首先应该是犯罪,其次是犯罪情节轻微,最后要符合刑法中明确规定的可免除或应免除刑罚情形,这包括两类情形

    一是刑法总则规定的应当或可以免除处罚的10种情形,即

    1、在我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我国刑法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在国外已经受过刑事处罚的;

    2、又聋又哑的人或者盲人犯罪的;

    3、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

    4、紧急避险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

    5、预备犯;

    6、中止犯;

    7、共同犯罪中的从犯;

    8、共同犯罪中被胁迫参加犯罪的;

    9、犯罪较轻且自首的;

    10、犯罪分子有重大立功表现的。

    二是刑法分则具体条文中规定的免除处罚的情形。

    如刑法第390条第2款规定,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雷洋案中的不起诉决定即为酌定不起诉。

(三)存疑(证据不足)不起诉

    对于二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高检刑诉规则》第四百零四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不能确定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和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属于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1、犯罪构成要件事实缺乏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的;

    2、据以定罪的证据存在疑问,无法查证属实的;

    3、据以定罪的证据之间、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的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的;

    4、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具有其他可能性,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

    5、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不符合逻辑和经验法则,得出的结论明显不符合常理的。

(四)附条件不起诉

    刑事诉讼法还规定了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除了适用对象限制在未成年人以外,其他适用条件是:所触犯罪名必须是涉嫌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规定侵犯公民人身权利、财产权利或者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轻微犯罪:刑期条件是依法可能被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拘役或单处罚金:此外,行为人必须要有悔罪表现。对于附条件不起诉本文不侧重探讨。



二、不起诉和免予起诉的区别

    1979年刑事诉讼法只规定了法定不起诉和免予起诉制度,1996年刑事诉讼法对不起诉制度作出重大修改,取消了免予起诉制度,以相对不起诉制度代替,且增加了存疑不起诉,从而形成了由法定不起诉、相对不起诉和存疑不起诉并存的制度框架。
    免予起诉是指检察机关对已构成犯罪但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可免除刑罚的被告人,作出不提请人民法院审判而终结诉讼的处理决定。虽然免予起诉制度体现了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对于分化瓦解犯罪、区别对待不同的犯罪行为和犯罪者,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该制度赋予检察机关定罪权,与宪法关于检察、审判机关的性质和职能的原则规定相矛盾,不符合控审分离的诉讼原则,且由于缺乏监督和制约,实践中存在免予起诉适用面过宽、对犯罪打击不力的问题,因此1996年刑事诉讼法第12条增设了“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的原则,将定罪权统一归人民法院行使,取消了免予起诉制度,以相对不起诉制度代替。

    单从刑事诉讼法的条文变化来看,免予起诉的适用对象是“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而相对不起诉的适用对象是“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二者的差别仅限于多了“犯罪情节轻微”。但是结合1996年刑事诉讼法第12条和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来看,无罪才无刑,不起诉是对相对人的非犯罪化处理,而免于起诉是在定罪的前提下不予起诉,有罪免刑,二者的性质并不相同。但仅有几字之差,实质是否完全不同,有待进一步考量。


三、“犯罪情节轻微”如何判断?

    这里的“犯罪情节轻微”令人费解,究竟如何判断和认定?我们认为,要结合案件具体情况进行整体判断和认定。
    首先,就罪名而言,由于在我国没有轻罪名、重罪名的划分,因此不起诉中的“犯罪”囊括所有罪名。其次,关于可能判处的刑期问题,按照司法实践的习惯看,将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或拘役设定为分水岭比较恰当。最后,这里的“犯罪情节”应该是指量刑情节,而非定罪情节,若是定罪情节则不构罪,应按法定不起诉处理,公诉机关则没有酌量的余地。

    那么,相对不起诉中的“犯罪情节轻微”与“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免除刑罚”二者又是什么关系呢?是并列选择适用关系,还是递进关系?如果是递进关系,相对不起诉需要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认定雷洋案中五位执法人员的“犯罪情节轻微”的依据是“主观过失”、“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具有认罪、悔罪表现”的情节(雷洋案中不起诉决定书尚未公开,上述内容根据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有关负责人就邢某某等五人玩忽职守案答记者问整理),但这些情节并非刑法总则或者刑法分则中明确的应当或可以免除刑法的情形。显然,根据雷洋案的处理结果,上述难题不攻自破,“犯罪情节轻微”与“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免除刑法”二者之间是选择适用关系。


四、不起诉制度的价值在哪里?

    不起诉制度作为检察机关独有的一项职权,体现了我国“区别对待”和“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其理论渊源是起诉便宜主义,起诉便宜主义是指公诉方依据法律的授权,基于刑事惩诫的目的和权衡各种利益,对其所审查起诉的刑事案件,选择是否做出控诉以停止刑事程序的原则。
    控诉职能是检察机关的基本职能,但公诉机关只对符合法定起诉条件的案件提起诉讼,对于那些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没有起诉必要的案件,自然要依法作出不起诉的处理。公诉机关的公诉职能本身就包含诉和不诉两种情况,仅有起诉职能的公诉权是不完整的。“轻罪不诉”这部分案件在审查起过程中被不起诉程序分流出去,从而达到合理配置司法资源、保证了刑事诉讼的效率,同时也能够兼顾个案之间的差异性。此外,迟来的正义为非正义,审判活动过于拖延和迟缓,在符合法定不起诉条件的情况下及时终止诉讼程序,这也是程序公正的实现要素之一,会增加诉讼成本,当事人合法权益无法得到及时保护。


五、不起诉决定书应该怎么写

    人民检察院经过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罪证不足,或者按照法律规定不应追究刑事责任时,将作出不起诉决定书。不起诉决定书是法律写作的重要文体之一,按照《高检刑诉规则》第四百零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不起诉决定书的主要内容包括: 
    1、被不起诉人的基本情况;

    2、案由和案件来源;

    3、案件事实,包括否定或者指控被不起诉人构成犯罪的事实以及作为不起诉决定根据的事实; 

    4、不起诉的法律根据和理由,写明作出不起诉决定适用的法律条款;

    5、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款物的处理情况;

    6、有关告知事项。

    以上内容已经囊括了不起诉决定书应当具备的所有要素,司法实践中,不起诉决定书中的 “本院认为”部分通常十分简略,本所也曾办理过若干不起诉案件,如施某涉嫌开设赌场案、张某涉嫌贪污案、庞某涉嫌敲诈勒索案等,这几例案件中的不起诉决定书中的表述皆为“本院认为, XX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XX条之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XX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可以免除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对XX不起诉。 ”

    我们认为,理想的不起诉决定书,其重点篇幅应在于“本院依法查明”和“本院认为”部分,即案件事实和不起诉理由的释明部分,检察机关应加强对不起诉决定依据的说明、解释和论证,充分说理,从而使不起诉决定书经得起推敲和时间考验,才能服众。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层    邮编:210024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