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起烽烟 博事达辩论复赛精彩纷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律所新闻    律所新闻
律所新闻
  •   律所新闻
  •   行业新闻
  •   公司公告
  •   破产案件信息公示
  • 再起烽烟 博事达辩论复赛精彩纷呈

          6月2日上午,博事达律师辩论大赛复赛如期举行。进入复赛的四支队伍奉献了两场精彩的对决。最终,莫比乌斯队、说啥都队分别晋级决赛,胡辉律师获最佳辩手荣誉。本所合伙人宣隽、卜涛、黄良军、法德东恒所杨雨桐、路漫所王哲禺律师担任复赛评委,青工部副主任樊莎莎律师担任复赛主持人。

    上:宣隽律师    左下:黄良军律师    右下:卜涛律师

    杨雨桐,法德东恒所合伙人,2019年度市律协辩论赛全程最佳辩手,南京市律师辩论团执行教练

    王哲禺,路漫所执业律师,2021年度市律协辩论赛全程最佳辩手、四强队伍主力选手

    主持人 樊莎莎律师

    复赛第一场


           某市动物园内的一只成年金钱豹逃出动物园,遁入动物园西边的小红山。此事经媒体曝光后,成为街头谈资。某日,李某称其能生擒金钱豹,其同事张某和赵某当场表示不信,李某怒,赌其当晚就能抓到豹子,生死自担,事成,则张某请客,事不成,则李某请客。张某起先不愿赌,但经不住李某对二人的连续质问:“我都不怕你们怕啥”,张某遂同意打赌,李、张二人请赵某做“中间见证人”,并讲明事后无论哪方请客时均要请赵某,赵某同意担任“中间见证人”。当晚,李某携哨棒只身进入小红山抓豹子,午夜时分,李某果真遇到了那只饥饿的金钱豹,李某大骇奔逃,情急之下跳入深坑躲避,导致腿骨骨折,金钱豹围着深坑绕了几圈后离开,李某用手机报警后获救。次日,相关部门在李某落坑的周边,寻到金钱豹并使用麻醉枪将之捕获。李某因骨折花去医药费2.5万元、误工费2万元,遂起诉张、赵二人,要求张某和赵某赔偿他的损失。


    观点


    正方:赵某应该赔偿部分损失

    反方:赵某不需要赔偿


    复赛第一场

    正方《莫比乌斯队》

           正方莫比乌斯队从侵权责任和民法典的原则入手,主张赵某应当赔偿,认为:“孟子曾说‘过非不能也,实不为也’,赵某哪怕不去见证、哪怕劝李某两句、哪怕是声色俱厉的制止,都可能不会造成李某损害的发生,更不会给李某向自己诉求损害的机会。”


    左:钱真真  右上:袁洋  右下:张巍壤

          一辩钱真真:李某进入小红山是为了履行赌约,赵某担任赌约的“中间见证人“,明显增加李某履约可能性,创设了法所不允许的风险,故赵某负有劝阻、解救的义务。在履行赌约的过程中,只要赵某实施任何一项劝阻行为,李某都不一定会进山,损害结果也就不产生。

           二辩袁洋:正因为赵某加入赌约的先前行为促使李某更加坚定地去抓金钱豹,使其进入一种危险状态,此时赵某就应当承担劝阻李某的作为义务。法律义务不是无限的,而是一种合理限度内的劝阻义务,只要赌约者能够证明自己在赌约履行的过程中已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劝阻义务,对伤亡结果没有过错就可以避免承担法律责任

          三辩张巍壤:为了一顿饭的欢愉,赵某同意作为见证人的行为,已经变相激励了李某参与进入如此危险的赌约之中,而后其不但不闻不问、不去劝阻,反而堂而皇之的放任李某孤身一人陷入可能丧命的危险。赵某的先行行为决定了他后期的作为义务。


    反方《我觉得不对》

           反方我觉得不队另辟蹊径,从主合同与从合同的关系出发,利用原因力模型,综合考虑该事件中各角色作用论述赵某不应承担责任。基于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进行驳斥,提出的观点同样精彩:“根据一般生活经验来看,除了武松之外,如果有人向你吹嘘自己能生擒金钱豹,表示不信是人之常情,该行为并不促成李、张二人产生打赌的合意”。

    左:郭乔    右上:胡辉   右下:姚天康


          一辩郭乔:赵某的行为为担任中间见证人,他与赌约的内容无关,他的见证行为亦与李某的受伤无关,他关心的只是赌约完成之后能否吃上饭。简单而言,赵某对刘某的受伤结果投的既不是赞成票也不是反对票也不是弃权票,因为这事儿压根跟他没有关系。
           二辩胡辉:根据一般生活经验来看,除了武松之外,如果有人向你吹嘘自己能生擒金钱豹,表示不信是人之常情,该行为并不促成李、张二人产生打赌的合意
    三辩姚天康:承担侵权责任的重要构成要件为存在侵权行为。而纵观本案,赵某除了见证李某与张某赌约的成立,并没有实施任何具有侵害性的行为。另外,赵某与李某之间没有任何身份上的联系或者也没有让李某进入危险状态的先前行为,则赵某对于李某也不存在任何安全管理义务。所以赵某对于李某进山行为之间没有任何原因力。


    复赛第二场

     

    《正方 天生一队》

          正方天生一队强调了律师函使得陈某应当有进行核对的义务,通过翔实的数据和案例说明水壶存在爆炸、漏电等质量问题的可能性从而证明使用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理由。


    左:鲍子捷     右上:刘婧婧   右下:孙灵运


          一辩鲍子捷:水壶属于生活必须品,是每个家庭必备品。实用新型专利产品应当是经过产业方法制造的,有确定形状、构造且占据一定空间的实体。而侵犯实用新型专利的水壶未在专利权人的许可和监督下生产,它的形状、构造、制造方法一旦出现问题,必然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二辩刘婧婧:每个律师的语言风格都各不相同,我方认为,这份律师函就是以非常温文尔雅的方式向陈某做出了提示,可谓“温柔的警告”,这正是这位律师的高明之处。
          三辩孙灵运:众所周知,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完善是我国知识产权立法跨出的一大步,更好地惩处侵害知识产权行为,让侵权者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让创新者吃下司法保护的“定心丸”,让商业环境和市场秩序愈加公平、开放、透明。



    反方《说啥都队》

          反方说啥都队则认为,律师函本身含糊不清,陈某不具有核对的义务,且专利侵权并不一定能推断出存在正方所说的相关质量问题的可能性,因而反对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


    左:姚春锋    右上:吕昊鹏  右下:李小华


          一辩姚春锋:惩罚性赔偿作为侵害知识产权损害赔偿责任的特殊原则,制度本身已是加重赔偿,已超出自己责任中的填平规则,不可作过多的扩大解释,在适用标准上应采用最严苛的适用标准,只有在行为人故意侵权,且满足情节严重的情况下,惩罚性赔偿方可适用,这也是这一制度设计的出发点,即惩罚性赔偿的最小必要性原则。

          二辩李小华:对方辩友今天论证故意的逻辑是“我不管,反正我已经通知你可能侵权了,你已经知道有侵权可能性,那你就具备明知和故意”,这个逻辑很可怕,因为他把信息发出者和信息接收者直接等同起来,拿掉了信息接收者思考辨别反馈的过程,拿掉了认知差异、能力差异和思考差异。

          三辩吕昊鹏:遍观我国法律,侵权行为千千万万,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却少之又少,所以在用的时候当然要慎之又慎。











     

    版权所有: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       未经本律所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链接,否则视为侵权!
    地址:中国·南京·奥体大街68号国际研发总部园4A幢17楼    总机:025-82226685 传真:025-82226696

    电子邮箱:boomstar@boomstarlaw.com      苏ICP备07026267号-1